• <code id="i6s0k"><menu id="i6s0k"></menu></code>
  • <strong id="i6s0k"></strong>
  • 登錄 | 立即注冊 | 找回密碼

    父親念過私塾

    發布者: 陳中松 | 發布時間: 2016-1-26 11:54| 查看數: 2057| 評論數: 6|帖子模式



    聽母親講,父親念過私塾。

    念過私塾的父親能寫一手令我羨慕的毛筆字和唱書。我曾猜測,父親念書時該是一名好學生吧!否則他這兩樣基本功何以如此深厚。

    我最初欣賞父親的字是始于看父親寫春聯。

    我童年時,每到除夕那天早飯后,父親就把在集上買回的大紅紙鋪在炕桌上,先裁成條,折痕和裁成大小方形,再執筆蘸墨,凝神靜氣在上面寫春聯和福字。于是,一個個端正漂亮,閃著墨光的毛筆字便落在了一條條一塊塊紅紙上。春聯與福字貼在我家各道門的門邊及箱柜上,把我家裝扮得喜氣洋洋。那時,市面上沒有出售春聯,小鎮人家能自己寫出好春聯的不太普遍,我很為有能寫漂亮春聯的父親感到自豪。

    我上小學讀書后,更加崇拜父親。每臨父親寫春聯貼春聯,我都上前研墨、抻紙、端糨糊,直到春聯福字寫完貼完了,我還遠遠近近地端量,從屋里到屋外,從前門到后院,把所有的春聯念一遍。

    我離家在外讀書后,最常見父親寫的字便是來信了,信中的鋼筆字或圓珠筆字雖然是硬筆所寫,但仍可看出那字猶帶毛筆風格,一筆一劃,從不潦草,字的橫豎撇捺,筆筆到位,絕不簡化筆劃和自造字。信中遣詞造句恰到好處,信頭信尾問好祝福之語非常親切,令人感到平和溫暖。( 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

    每每收到父親來信,我總要看上好幾遍,之后再保留很長一段時間,有的留存到高中畢業。我在縣城參加工作之后,父親有時要買些小鎮上買不到的東西或者借書,也寫信。與父親通了近30年信,叫我嘆服的是,那么多信那么多字,極少有涂改之處。

    有不會寫信的鄉鄰求父親代筆,父親從不推托。只要對方大略說出要事,父親就領會其意文縐縐地寫出來,然后念一遍,對方滿意了,再寫上祝愿之語和年月日。

    父親留下的毛筆字最久的當屬我家的“字塊”。“字塊”相當于現在人教孩子識字的卡片,不同的是我家“卡片”是父親用一寸見方薄木片做的,上面用毛筆寫著常用常見字。“字塊”有上百之多,在一個菓匣子里分排按層擺放,匣上有抽蓋。我們兄弟和妹妹相繼上學念書之后,“字塊”被遺棄在柜子底下散失了。能在那么久遠的年代就對孩子進行學前文化啟蒙,用現代話講,我父親的思想很超前!

    父親晚年患腦血栓病后,寫字漸漸困難了。然而,字依然寫得認真,讓人一目了然。我預感父親能寫信的日子不多了,就在收到父親最后幾封信時,懷著沉重的心情把其中一封僅寥寥幾行字的短信收藏起來。

    父親唱書,是唱給母親聽的。

    常常在冬夜,孩子們都睡了,廣播匣子里播音員道過晚安,父親就拿本書,躺在熱炕頭的被子里,就著炕檐上母親做針線活用的一盞小油燈,津津有味地看。父親看的書多是古籍線裝章回通俗小說和民國時期小說,如《楊家將》、《濟公傳》、《大八義》《小八義》、《金粉世家》《梨花魅影》等,民國前的書石印繡像版本居多,豎排版繁體字,書紙淡黃,線裝成冊,冊外加套。由于書冊薄,文字豎行排版,躺著擎在手里看很方便。有時見父親舉起了書,在一旁的母親就笑著說“來一段”。看過清末民初小說的人都知道,書中的七言韻句很適合唱。父親就咳幾聲清清嗓子,輕聲半講半唱起來。

    高夢鸞:

    龍尾神釘拿在手,

    一催坐騎奔疆場。

    眾人一見頭名到,

    人人氣奔欲爭強。

    俱各想奪元帥印,

    團團圍住女紅妝。

    ……

    厚厚的防寒窗簾隔開了窗外世界,入夜的屋子靜極了,只有柜子上老座鐘的“嘀嗒、嘀嗒”聲伴著父親的講書唱書聲。清冷的夜,溫馨的屋,母親這時就暫時忘卻了苦難日子里的憂愁,一邊低頭縫補衣服鞋襪,一邊聽,慈祥的臉上掛著滿足。母親最愛聽女俠之類的故事,常常聽得如癡如迷,每到主人公遭難之處,竟淚滴點點。半夜里,我不止一次醒來偷看父親給母親講書唱書的情景。母親與那個年代絕大多數婦女一樣,沒上過學,卻羨慕有文化的人。她喜歡聽戲,卻沒條件去戲園子,除了偶爾能在鎮上看野臺子戲和聽廣播匣子里的二人轉地方戲,聽父親講書唱書就是一種最大的精神享受了。母親辭世前幾天我問她,父親唱過哪些書?躺在病床上的母親以91歲高齡的驚人記憶力,告訴我的第一個書名就是《十粒金丹》。

    父親喜歡看書,卻一輩子沒給自己買過書。小鎮供銷社賣的書極少,況且買書對為生活所累的父親來說太奢侈了,他看的書都是借的。有一次他販雞蛋騎自行車馱到柳河去賣,花一角錢帶回一本《注音百家姓》也是為我而買。沈陽一個舅舅給父親寄過兩本書,一本是《萬花樓》,另一本是《唐人小說》。文革后期,《萬花樓》由我借出丟失了,剩下的那本《唐人小說》被我藏進了書柜。愛看書舍不得花錢買的父親閑下來無書可看時,也看借來的報刊雜志。我積攢的《文摘旬刊》,他幾乎都看遍了。我參加工作后有條件買書了,父親隨之也多看了些。從我買的幾本明末清初小說精心包著的書皮,以及書頁干凈絕無折痕的品相看,父親對書的愛護比我更甚。我曾對父親說,什么時候到我家頤養天年,看書就隨心所欲了。這時候我已有了滿滿一書柜古今中外之書,特別是父親喜歡看的古籍小說占了書柜相當大的空間。我的看書習慣在很大程度上是受父親影響。但是,父親是病重臥床時被抬進我家的,在共同生活的一年多,他病情加重,生活不能自理,已經失去了讀書能力。

    父親的私塾學習時間很短,他的私塾點滴往事是我聽母親說的,他自己從不對我們講念私塾的事情,我對父親的私塾生活所知甚少。私塾先生除了教寫毛筆字和唱著念書還教些什么?父親學習成績如何?先生打過他的手板嗎……總之,我很想知道父親的更多私塾往事,特別是在我沿著時光隧道拾取父親的經歷時,愈發覺得不了解父親的私塾生活實在是一件憾事。正是基于這樣一種懊悔心情,我只要在文學書籍或影視上讀到看到舊時私塾先生教學生寫毛筆字和念書的情節,總要格外關注,并且自然而然聯想起父親當年寫毛筆字和唱書的情景。

    父親謝世時,我在他上衣口袋里別上了一支鋼筆。念過私塾的父親是有文化的人,他應該帶一支筆離開這個世界。并且在我的潛意識里,亦想讓父親在冥冥陰界,以他的學識功力庇佑我。一個念過私塾的父親與一個喜歡文學的兒子陰陽相隔,中斷了文化交流,那一支鋼筆便是永久的紀念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注冊

    x

    最新評論

    天水 發表于 2016-2-5 13:20:39
    學習。
    田世榮 發表于 2016-2-7 15:41:57

    挺有情感。
    邴繼福 發表于 2016-2-9 07:18:38


    欣賞大作!
    馬放南山 發表于 2016-2-11 15:50:08
    題目也好。
    nsliaoy 發表于 2016-2-20 17:03:36
    配圖是那里的臘像?
    雨中小屋 發表于 2016-2-22 19:38:01
    寫的很有感情。
    小小說推薦
    2019,春運哪一天,李農生回家記
    楷1a12019,春運哪一天,李農生回家記
    2019年1月20日,大寒日,和全國很很多多了的農民工一樣,廣北省廣泰市廣源縣廣橋鄉在
    2019春運——李農生回家記
    楷1a12019春運——李農生回家記
    2019年1月20日,大寒日,就在這天,2019年了的春運拉開了序幕了[/backcolor]就在這天
    江西吉安紅色老區,當年轟轟烈烈的上山下鄉運動,在
    杭州衛萍江西吉安紅色老區,當年轟轟烈烈的上山下鄉
    愛在遠方/2478 文/俞衛萍 月光下一對青年男女從西村慢慢地渡到了
      聯系我們
    • 電話:0371-67183791 0371-67183795
    • 傳真:0371-67449795
    • 地址:鄭州市伊河路12號
      關注我們
    • 微信公眾號:xiaoxiaoshuoxk
    • 掃描右側二維碼關注我們
    • 最專業的在線小小說網站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16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關于我們|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鄭州小小說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豫ICP16003125號

    GMT+8, 2018-12-17 15:23 , Processed in 0.200419 second(s), 32 queries.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福建快三推荐今天
  • <code id="i6s0k"><menu id="i6s0k"></menu></code>
  • <strong id="i6s0k"></strong>
  • <code id="i6s0k"><menu id="i6s0k"></menu></code>
  • <strong id="i6s0k"></strong>